被被子

【小学生文笔注意】

又开始写同人了 又开始写玛丽苏了

总之练练笔先

不甜但一定很傻  一定是因为太长时间没有写,想的时候特别顺畅,等码出来就成了浆糊





他是审神者的第一把太刀。

一阵炫目的光过去,烛台切光忠就已经是烛台切光忠了。

[我是烛台切光忠,是能够斩断青铜烛台的……]

[哇!!太棒了!是光忠啊!]

眼前的就是审神者是个张牙舞爪的小姑娘,脸上还有木炭的黑灰,地上散落着政府发放的初始锻材,身旁跟着一位带红围巾的青年,从气息上来辨别,也是一位刀剑男士。

[诶?]高个子的付丧神反应不过来发生了什么,但是脑筋一转【太棒了】【是光忠啊】还有那张兴奋的脸怎么理解都是褒义。

这么说情况还不坏。

——!!

转念的功夫,刚刚还在眼前的主,现在已经圈在了自己腰上。

[太好了第一把就是光忠啊,真是太好了。]审神者自顾自的念叨着。

[嗯……那个……]烛台切光忠,不帅气!

[啊,抱歉抱歉!]审神者抬头慌忙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刀,意识到自己的失态,退了下去。

[您这样的审神者还是第一次见到啊,哈哈哈]一旁的刀匠掩面笑着。

[哼哼,我才不管呢,是自己喜欢的刀就好,和稀有度没有关系]烛台切光忠瞥了几眼一旁的锻材,所剩无几。

[主,没资源了。出阵还是远征,总得带回来些。]青年提醒道。

[嗯!了解!]审神者似乎还没从刚才的兴奋中回过神来,对话的期间热切的目光一直粘着烛台切光忠上下扫着。烛台切光忠很不习惯。

[来吧光忠,我是韵弥,这是加州清光,快来学着挫几个刀装,完了我们去揍检非违使!]韵弥对光忠眨了一下眼睛,

烛台切光忠礼貌一笑。



有企划,待补充

这一个并没有私设如山

评论

时间不仁以万物为刍狗

© 被被子 | Powered by LOFTER